&12288;&12288;听了她的话,傅锦行大笑着摇了摇头。

            &12288;&12288;如果不是何斯迦还记挂着,他都已经忘了,自己的额头上还有伤未愈。

            &12288;&12288;“我告诉你,你现在表现得满不在乎,要是以后留疤了,或者有什么后遗症,你可别像再翻旧账!”

            &12288;&12288;一想到傅锦行的小心眼儿,何斯迦立即心有余悸地说道。

            &12288;&12288;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搭上半辈子!

            &12288;&12288;“你咒我?”

            &12288;&12288;傅锦行一挑眉毛,语气不善。

            &12288;&12288;“你不要自己祸害自己,就不用担心别人的诅咒!”

            &12288;&12288;说完,何斯迦一把夺走他面前的茶水,唤来服务生,让她换上一壶热水,不放茶叶。

            &12288;&12288;“茶水也不能喝?”

            &12288;&12288;傅锦行看着她紧张的表情,他的心里不自觉地荡漾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犹如三月的细雨落在了池塘里,泛点圆弧。

            &12288;&12288;“当然?!?br />
            &12288;&12288;何斯迦白了傅锦行一眼,她仔仔细细地涮过了杯子,这才重新放回他的手边。

            &12288;&12288;菜和汤很快送了上来,何斯迦尝了一口,味道相当不错。

            &12288;&12288;折腾一天,她也觉得饿了,于是不再和傅锦行斗嘴,默默地吃了起来。

            &12288;&12288;“你怎么不吃了?”

            &12288;&12288;猛地一抬头,何斯迦看到傅锦行只随意地吃了几口而已,就停下了筷子。

            &12288;&12288;“有点儿累?!?br />
            &12288;&12288;他实话实说,面露疲色。

            &12288;&12288;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何斯迦咬着筷子,诧异地看着傅锦行,反问道:“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包括那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都得听你的话,你还有什么可累的?”

            &12288;&12288;她指的是傅老三那群人,都是傅锦行的长辈,但他才是傅家现任的当家人,无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

            &12288;&12288;嗤笑一声,傅锦行把玩着一条餐巾,没有说话。

            &12288;&12288;他现在拥有的尊重,都是拼着性命换回来的。

            &12288;&12288;那些老东西怎么可能从一开始就客客气气地承认他的能力?

            &12288;&12288;商场上的较量,永远都是看不到血的,双方厮杀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是输是赢,不到最后的时刻,谁也无法预见出一个结果。

            &12288;&12288;“我今天算是把你家人都得罪了,真是不好意思?!?br />
            &12288;&12288;何斯迦擦了擦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12288;&12288;她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12288;&12288;现在只要等着就行了,等到梅斓想尽一切办法把她赶走,那就大功告成!

            &12288;&12288;“你的小脑袋瓜里想太多了。算了,吃吧?!?br />
            &12288;&12288;傅锦行一反常态,伸手摸了摸何斯迦的脑袋,露出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12288;&12288;翌日清晨,傅锦行正在厨房里做早饭,梅斓果然气冲冲地上门了。

            &12288;&12288;她连拖鞋都没换,直接冲进了客厅,左右打量着。

            &12288;&12288;“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

            &12288;&12288;梅斓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傅锦行穿在身上的围裙,正中央还有粉红色的卡通人物,令她怒不可遏。

            &12288;&12288;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子,竟然一大早就下厨,专门伺候那个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女人?

            &12288;&12288;“连我这个做妈妈的都没有吃过你亲手做的饭菜,你居然……”

            &12288;&12288;她指着傅锦行,眼眶泛红,说不下去了。

            &12288;&12288;听到声音,何斯迦也走了出来。

            &12288;&12288;“傅太太,早上好?!?br />
            &12288;&12288;她没有改口。

            &12288;&12288;何斯迦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称呼梅斓为“妈妈”,估计梅斓能直接跑过来,扇她的大耳光!

            &12288;&12288;她可没有一大早挨打的癖好!

            &12288;&12288;“你在正好,我有事情要说?!?br />
            &12288;&12288;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梅斓终于下了决心。

            &12288;&12288;就算换来了儿子的怨恨,她也一定要阻拦这件事!

            &12288;&12288;“何小姐,我知道令尊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他的生意出了很大问题,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经济上也是捉襟见肘?!?br />
            &12288;&12288;梅斓看了何斯迦一眼,慢悠悠地说道。

            &12288;&12288;她故意说得详细,语速也放慢了,就是为了趁机打压一下何斯迦身上的傲气和锐气,以报昨日之仇。

            &12288;&12288;何斯迦面无表情地看着梅斓,没有吭声。

            &12288;&12288;“所以呢,我也想了一个对大家都好的办法。我知道,你接近锦行,是想要替家里分担经济压力,也算孝心可嘉。既然如此,我今天在这里就向你保证,我们傅家会想办法帮助令尊度过这一次的经济?;?,但你必须马上离开我的儿子!”

            &12288;&12288;梅斓清清楚楚地说道。

            &12288;&12288;何斯迦思考了片刻,忽然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想要帮助何家度过这一次的经济?;?,大概需要多少钱?”

            &12288;&12288;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梅斓微微一怔,蹙起了眉头。

            &12288;&12288;“大概,一两千万,只是初步估算?!?br />
            &12288;&12288;在心里盘算了一番,梅斓随便地说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

            &12288;&12288;何斯迦一听,立即莞尔一笑:“傅太太,那你还是直接把这笔钱给我吧。我早就想要和何元正断绝父女关系了,更不可能把钱都给他?!?br />
            &12288;&12288;要不是法律不允许,也不支持什么断绝父女关系,她早就这么做了。

            &12288;&12288;从一开始,她也不是为了何元正才对傅锦行妥协的。

            &12288;&12288;梅斓彻底愣住了。

            &12288;&12288;“你放心,拿了钱我就走,绝对不废话……”

            &12288;&12288;何斯迦笑得十分开心,一点儿也没有撒谎的样子。

            &12288;&12288;她还没说完,去厨房关火的傅锦行就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把何斯迦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12288;&12288;“妈,你别听她胡说八道,这根本就不可能?!?br />
            &12288;&12288;他冷冷地说道。

            &12288;&12288;这女人是真蠢还是假蠢?见钱眼开!

            &12288;&12288;才一两千万,她就想拿钱走人?

            &12288;&12288;难道他就值这么一点点钱?

            &12288;&12288;傅锦行越想越生气,狠狠地瞪了何斯迦一眼。

            &12288;&12288;眼看着他时刻维护着这个女人,一向和丈夫的感情并不怎么亲近的梅斓顿时有一种被人抢走了儿子的感觉。

            &12288;&12288;她上前一步,强忍着一把拽开何斯迦的冲动,愤怒地说道:“你这是在耍我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还拿了钱就走,你怎么保证?”

            &12288;&12288;何斯迦从傅锦行的身后探出头,不忘讥讽道:“傅太太,不是所有的鸟都愿意做金丝雀,还有苍鹰想去外面翱翔呢!”

            &12288;&12288;傅锦行低低斥道:“我看你是乌鸦!闭嘴!”

            &12288;&12288;虽然他不在乎因为何斯迦而和家人彻底翻脸,但也不代表可以容忍何斯迦一次次地顶撞他们。

            &12288;&12288;“你同不同意都无所谓。锦行,我已经替你做主,答应了去和段家的一位千金见面,就在今天晚上!”

            &12288;&12288;梅斓抬起一只手,抚摸了两下鬓角,镇定自若地说道。

            &12288;&12288;眉心一跳,眉头一紧,傅锦行的眼中立即闪过了一丝愤怒的寒光:“你这是在胡闹!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12288;&12288;“凭我是你妈!凭你爸这么多年不管家里的事情,大大小小都是我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凭我把你培养成人!怎么样,这些还不够吗?”

            &12288;&12288;梅斓也发火了,没有了往日的端庄。

            &12288;&12288;“我不反对你结婚生子,但是,这个女人,还有那些不入流的戏子,一律不可以进我们傅家的家门!”

            &12288;&12288;日防夜防,她整天防着张子昕,生怕儿子被那个小明星给迷得七荤八素,假戏真做。

            &12288;&12288;结果呢?张子昕倒是没什么,何斯迦居然又出现了!

            &12288;&12288;当初,梅斓就极力反对这门亲事,只不过二人的婚事是公公亲口订下来的,她不敢多说什么。

            &12288;&12288;“晚了,我说过了,我们已经结婚了?!?br />
            &12288;&12288;傅锦行收敛了怒意,反而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12288;&12288;“晚上六点,圣西斯西餐厅,你要是敢不出现,就等着给我收尸!”

            &12288;&12288;甩下一句带有威胁性质的狠话,梅斓转身就走向门口。

            &12288;&12288;走了两步,她又折回来,径直冲到傅锦行的面前,伸手就去扯他系在身上的围裙。

            &12288;&12288;“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是傅家的希望,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12288;&12288;在梅斓看来,她的儿子竟然为了别的女人亲自下厨,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12288;&12288;扯了几下,傅锦行主动摘了下来,随手搭在椅背上。

            &12288;&12288;“记住,你要是不去见段小姐,我就死给你看!”

            &12288;&12288;梅斓用力一甩房门,决然而去。

            &12288;&12288;留下傅锦行和何斯迦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全都不敢相信,堂堂上流社会的名媛贵妇,竟然也会使用这种手段。

            &12288;&12288;“我不会去?!?br />
            &12288;&12288;傅锦行忽然开口说道,耳根也可疑地红了。

            &12288;&12288;女人是一种太麻烦的生物了,现在他已经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张子昕这个麻烦,所以也不想招惹更多的烂桃花。

            &12288;&12288;“你妈答应给我钱,是不是真的?”

            &12288;&12288;何斯迦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12288;&12288;“你敢?!别忘了,你要是再敢跑,我保证让你后悔!”

            &12288;&12288;傅锦行快步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捏住了何斯迦的下颌,语气狰狞,表情阴森可怕。

            &12288;&12288;她一下子想到了津津,心生怯懦,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两下。

            &12288;&12288;对于何斯迦的反应,傅锦行感到满意。

            &12288;&12288;他松开了手,轻声说道:“去洗手,准备吃饭了?!?br />
            &12288;&12288;上一秒还在雷霆震怒,下一秒已经是春风拂面,何斯迦忍不住在心头骂道,真的是一个阴晴不定的怪物!

            &12288;&12288;前往公司的路上,傅锦行接到了一通电话。

            &12288;&12288;对方自报家门:“你好,我叫段芙光,是你今晚的相亲对象?!?br />
            &12288;&12288;她的直白倒是令傅锦行一愣,眉头也微微绞了起来,口中说道:“段小姐,你好。我本来也想联系你,今晚我不会……”

            &12288;&12288;段芙光打断他:“不,你今晚一定要见我才行。因为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我保证,对彼此都有好处!”

            &12288;&12288;
      • 《全国跳水冠军赛将开赛 陈艾森等奥运冠军参赛》 2018-06-19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的解释 2018-06-19
      • 娄勤俭寄语新闻界:营造正能量激发新动能 讲好江苏故事 2018-06-19
      • 重庆市城市管理委员会 2018-06-19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8-06-19
      • 阿坝将于6月17日至18日举行“端午祭”系列活动 2018-06-19
      • 《红人馆》专栏精彩汇总 寻找合肥城里有故事的“大人物” 2018-06-19
      • 格鲁吉亚执政党提名新总理人选 2018-06-19
      • 2018云南昆明市部分事业单位(综合口)定向招聘最终报名人数查询 2018-06-18
      •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妇科】网上预约挂号 2018-06-18
      • 临渭区强化政府网站建设推进政务公开工作 2018-06-18
      • 侨务工作研究-2017年NO.5(总第197期) 2018-06-18
      • 小米、乐视电视拆机,背后的真相 2018-06-18
      • 2016真真老老中秋月饼抢先看~ 2018-06-18
      • 拒绝酒驾醉驾大提示,宁县公安交警在行动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