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首页
        大发彩票 > 修真小说 > 飞升失败 > 98 只是朋友
            漫天魔焰渐渐退却,消失无踪。

            空‘荡’‘荡’的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片焦黑的大地。

            殷成跑的倒是快,转眼间竟然已经遁去好远,之前口口声声要领教高招的高手风范,一时间‘荡’然无存。

            纵然将修为压制到了金丹,纵然没有了天剑,殷成在‘艳’无双面前,依然不堪一击。

            不过,好在他还算有自知之明,一看不敌,直接退走。

            看着他飞身急退的身影,‘艳’无双却并未追赶。对于殷成这般的小角‘色’,‘艳’无双没兴趣追杀。跑了也好,正好让他回去给天绝的狗报个信儿,也好让天绝宗知道:‘艳’无双回来了!想要动陆北斗,没那么简单!

            轻声叹了一口气,‘艳’无双自语道,“殷家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相比强横的殷伤,这个殷成,真是……唉?!薄蕖匏嘈?,如果换做殷伤,没有天剑的自己,大概只能跟他打个平手了。

            茫然四顾片刻,‘艳’无双拧起了眉头。

            如果陆北斗没有使用天剑,自己是无法感应到他的位置的。

            这样也好,自己找不到他,天绝的狗,也找不到。

            可是,八荒之地那么大,又该如何找他?

            想了想,‘艳’无双脚下魔云乍现,身形陡然飞起。

            一直来到白狐林地之外,‘艳’无双才落回地面。

            “来者何人!”林地之内,传来一个喝问的声音。

            ‘艳’无双朗声道,“白慕君,出来见见老朋友?!鄙舨桓?,却悠悠飘远。

            不消片刻,白衣胜雪的白慕君,出现在林地边缘。

            看着‘艳’无双,白慕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拔业笔撬?,原来是魔焰夫人啊。一别经年,夫人的记‘性’好像变得不太好了。我不记得我们是朋友呢?!?br />
            ‘艳’无双笑道,“是不是朋友,都无所谓。我来找你,是想跟你打听点儿事情?!?br />
            “你是在找你的姘头吗?”

            姘头?

            ‘艳’无双苦笑一声,看白慕君一脸冷漠的神情,也懒得跟她解释什么,只道,“他在你这里吗?”

            “你觉得呢?”白慕君咬着牙反问。

            ‘艳’无双一怔,苦笑道,“你知道他在哪吗?”

            白慕君冷笑道,“他已经死了?!?br />
            ‘艳’无双一脸错愕。

            “跟殷伤同归于尽了?!卑啄骄坪鹾芸?,一边说,一边笑?!耙丫镁昧?,就在浩云宗废墟,你可以去看看,那里应该有他的坟头。你可以把他的尸体挖出来,见他最后一面?!?br />
            ‘艳’无双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一直来到浩云宗废墟之外,看着废墟外围的阵法,眉头微微拧起。

            天地间的灰雾已经散去了很多,‘艳’无双一眼就看到了阵法内被开垦出来的田地,也看到了一处房间旁边的那个简易的厨房。

            显然,有人居住在这里。

            是北斗吗?

            还是……

            ‘艳’无双生怕会看到一处坟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阵法的攻击力看起来不弱,不过,对于‘艳’无双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她直接挥动魔焰,将阵法撕开了一个裂口,径直走了进去。

            ‘艳’无双刚刚破开阵法踏步进去,那房间里,忽然跑出一个青年来,青年凝着眉头,远远的看着‘艳’无双,高声喝问:“来者何人!”

            看到不远处的青年,‘艳’无双怔了好大一会儿。

            虽然样子变了,可那元神……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这个元神了。

            没错!

            就是他!

            ‘艳’无双脸上浮起笑意,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氨倍贰慊够钭拧?br />
            陆野怔怔的看着‘艳’无双,凝眉道,“我们认识?”

            ‘艳’无双一怔,快步走了过来。

            察觉到陆野心生警觉,才在陆野面前三丈之地停下来。盯着陆野的眼睛,‘艳’无双轻声叹气,“你到底还是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吗?”

            听到‘艳’无双的话,陆野心里一惊,迟疑了一下,说道,“大概是吧。你是谁?是敌是友?”

            ‘艳’无双笑了起来,“探‘花’郎陆北斗,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去我的无双居住上个昼夜,我们总会把酒言欢,一聊就是好几个时辰,最后同塌而眠,你说我们是敌是友?”说着,‘艳’无双一直来到陆野面前,伸出一双‘玉’手,轻轻的捧起陆野的脸,柔声说道,“你还活着,真好?!?br />
            陆野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一下,心中保持着警惕,但最终还是没有推开‘艳’无双的手。感受着那一只手的温暖,心中苦笑不已。

            看来,眼前这人,可能又是自己曾经的孽缘了。

            这些个‘女’人,一个个的冒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

            忽然又想起林再背着自己偷男人的事情,陆野心中忽然有个冲动。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你能偷男人,我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小情人?

            不管这个漂亮‘女’子真的是自己的旧情人,还是在欺骗自己,都无所谓,大不了将计就计好了!

            陆野脑子一热,伸手捧住‘艳’无双的脸,直接‘吻’了上去。

            ‘艳’无双一脸错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陆野的脸,直到陆野的舌头想要撬开她的牙关,她才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陆野??醋乓涣澈锛庇植皇Ь璧穆揭?,‘艳’无双哑然失笑?!氨倍?,你误会了。我们……我们只是……”说着,‘艳’无双拍了一下额头,苦笑道,“怪我!一时高兴,竟然没有把话说清楚。我们以前虽然同塌而眠,但从来只是朋友而已?!?br />
            “呃……”陆野愣住了?!澳闳范??男‘女’之间同塌而眠,竟然什么也不做?我不觉得我的前世会那么纯洁?!?br />
            ‘艳’无双掩嘴而笑,“世人也觉得你我之间没有那么纯洁?!薄蕖匏男那楹芎?,脸上一直洋溢着如沐‘春’风的笑容?!鞍啄骄侵恍『晁的闼懒?,当时我可是吓坏了。好不容易才压制了修为跑来这里,若是只能看到你的尸骨,那就太遗憾了?!?br />
            “白慕君?”

            “你以前在八荒的一个……一个姘头,是条九尾白狐,渡过无数次地灭,修为不可小觑?!薄蕖匏Φ?,“我估计,她若是知道你还活着,八成会跑过来把你杀了。爱之深,恨之切啊?!彼底?,‘艳’无双抹了一下嘴‘唇’,想到刚才陆野的‘吻’,脸‘色’微微一红,又嫌弃道,“不知道亲过多少‘女’人的臭嘴,恶心死我了?!彼底?,还呸了几口,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杯看起来灵光‘波’动的水漱了漱口?!斑踹?,用净心水来漱口,真是有些奢侈?!?br />
            陆野的脑子还有些绕不过弯儿来,他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儿姿‘色’不俗的‘女’子,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有些不信,“我们……真的只是朋友?”陆野对于‘艳’无双身份的怀疑,又加重了几分。

            ‘艳’无双忍着笑,问道,“你不会以为你认识的‘女’人,都跟你有一‘腿’吧?”

            “啊……哪有!”陆野嘴上不承认,但心底还真是这么想的??础蕖匏涣澈眯Φ哪Q?,陆野顿时尴尬的不行。那感觉,就好比亲‘吻’了多年的好兄弟似的。

            ‘艳’无双终于还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一声,之后张开双臂,给了陆野一个拥抱?!盎钭啪秃?,当初听说你飞升时被扬穹偷袭而死,我可是伤心了好久?!彼蛋?,放开陆野,又道,“可惜,就算是你元神重生了,还是没能彻底摆脱天剑?!?br />
            陆野拧起眉头,问道,“扬穹?是我的师尊吗?你对天剑又了解多少?”虽然不知道‘艳’无双到底是不是在说谎,但先问问看总也不多。

            ‘艳’无双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抬头看看依然有些灰‘蒙’‘蒙’的天,说道,“扬穹是你的师尊没错。至于天剑,具体是谁打造的,又是用来干什么的,已经无从得知。自我加入天绝宗以来,天剑一直就被天棺和葬剑碑镇压着。后来,葬剑碑竟然被人盗走。没有了葬剑碑,单以天棺之力,根本无法镇压天剑。天剑生极而转死的强悍杀气,让整个天绝宗都惧怕不已。再后来,天绝宗主想要毁掉天剑,而毁去天剑的办法很凶险,需要一个意志最强的人来承受天剑的奴役!而我……作为一个魔心坚毅的魔宗高手,自然成了最佳人选?!?br />
            陆野怔了一下,打断了‘艳’无双的话,“你是魔族?”

            “嗯,现在是称之为魔族了?!薄蕖匏?,“可惜,我的魔心固然坚毅,但最终还是没能抵挡得了天剑?!毕氲降蹦暝诎嘶闹厥妊伞浴淖约?,‘艳’无双苦笑起来,“幸亏这八荒之地地广兽稀,不然……不知我会杀死多少生灵?!彼档酱?,‘艳’无双又看向陆野,微微一笑,“幸亏有你,不然,我现在只怕依然只能是天剑的奴仆?!?br />
            陆野挑了一下眉头,“你的意思是,天剑原本属于你,后来却成了我的?”

            “不要想了,做不到的?!薄蕖匏匀幻靼茁揭霸谙胧裁?,“天剑已经认主,除非你死了,不然不可能离开你了?!彼档酱?,‘艳’无双又有些埋怨起来,“当初我就告诉过你,不要以为飞升失败之后以元神重生就能摆脱天剑,可是,最终……也不知是因为扬穹的偷袭,还是你故意飞升失败的?!?br />
            陆野痴痴的看着‘艳’无双。

            真是个气质绝佳的美‘女’,纵然是埋怨的时候,竟然也别有一番韵味。

            看到陆野痴傻的模样,‘艳’无双掩嘴而笑,“当初你第一次见到我,也是这般模样?!?br />
            陆野脸‘色’红了一下,见‘艳’无双似乎并不介意,还很开心的模样,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咱们真的只是朋友?”

            “嗯嗯?!?br />
            一刻钟之后,陆野又问了一次,“真的只是朋友?”

            “是!”‘艳’无双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很好的朋友?!?br />
            “为什么?”

            “为什么?”

            “嗯,为什么?你这么漂亮,我没理由不……呃,你懂的?!?br />
            ‘艳’无双忍着笑,说道,“这个问题,咱们讨论过很多次了。原因之一嘛,咱们认识的时候,你爱着陆落梅,后来陆落梅死了,你却因为天剑的存在,不得不压制自己的感情。一个不能悲伤和愤怒的人……”‘艳’无双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变得哀伤起来,“又怎么可以爱上一个人呢?”说着,‘艳’无双又叹了一口气,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坛酒,“来,咱们边喝边聊吧,好久没有跟你喝酒了?!?br />
            看了看‘艳’无双递来的酒坛,陆野却没有伸手去接。

            “呵……”‘艳’无双看了看陆野,笑道,“好吧,你是担心我刚才说的都是谎话,怀疑酒里有玄机,对吧?”

            “嗯?!?br />
            ‘艳’无双又笑了笑,直接走进了陆野的房间里。

            陆野迟疑了一下,跟了过去。

            ‘艳’无双正盘‘腿’坐在石‘床’上,手里端着一杯酒,浅浅的喝了一口,待陆野进来,才继续说道,“喜怒哀乐,是每一个人正常的感情。纵然再乐观的人,也不可能只有喜乐。你不敢让自己的情绪失控,担心将来会变的像以前的我一样——眼中只有杀戮。你不敢跟任何人有太深的‘交’情,不敢跟任何一个‘女’人发生太多的‘交’集。你成了臭名昭著的探‘花’郎,每一次来到我的无双居,总会跟我吹嘘又睡了多少‘女’人,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笑,再喝的酩酊大醉。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你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彼底?,‘艳’无双抬眼看了看陆野,又道,“有一次,你跟我说你把那个自视极高的芊羽上人给睡了,还说她在‘床’上如何如何。我当时突发奇想,问你有没有想过把我也睡了?!彼档秸饫?,‘艳’无双看着陆野温柔一笑,“你说想过?!?br />
            陆野在‘艳’无双对面坐下来,有些好笑的问道,“接下来呢?”

            “我说你如果真的想睡了我,也行,反正我‘床’榻无人?!薄蕖匏Φ?,“你说算了,有个没有睡过的‘女’‘性’朋友,‘挺’好的?!?br />
            陆野愣了愣,不知是被‘艳’无双的坦然给感染了,还是被当年有那种奇特想法的自己给逗笑了。大笑了一声,陆野道,“听起来是个很荒唐的故事,不过……你继续?!?br />
            ‘艳’无双也跟着笑了笑,又神情落寞的继续说道,“可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再后来,你来到无双居,告诉我,你喜欢上了一个叫甘蓝的‘女’子,打算与她成亲。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快要崩溃了,再也无法承受那种看似风流倜傥,却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了?!?br />
            陆野看着‘艳’无双,怔怔的出神,片刻,轻声问道,“甘蓝……是个怎样的‘女’子?”

            “剑宫宫主,?;矢什黄降陌?,剑域第一美‘女’?!薄蕖匏?。

            “哦?!?br />
            “不久之后,你又来找我,跟我说你要当父亲了?!薄蕖匏绦档?,“可那个时候,我没能从你脸上看到兴奋。你跟我说,你一时大意,被天??刂?,差点儿杀死了甘蓝。之后你说你想到了一个办法来彻底摆脱天剑,只是需要去一趟魔域,还需要飞升失败从而元神重生。我劝你不要这样做,这样不会成功,但你却坚持认为会成功。我想跟你一起去,你却拒绝了。你跟我说,如果你没能回来,让我帮你照顾好甘蓝和你的孩子?!?br />
            “我……我有孩子?”陆野十分意外。

            ‘艳’无双却摇了摇头,“不清楚,那次你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我。直到你飞升失败而死。我去剑宫找过甘不平,问他你的孩子在哪,他却说没有什么孩子。不知道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妹妹跟你生了孩子,觉得丢人,所以不告诉我,还是因为你确实没有孩子?!?br />
            陆野微微闭眼,沉默了许久。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艳’无双已经把一坛酒喝完了。

            脸‘色’微红的‘艳’无双,看起来更加‘迷’人。

            陆野问道,“现在……你想到办法来对付天剑了吗?”

            ‘艳’无双点头道,“也许快有了?!?br />
            “快有了?”

            ‘艳’无双道,“是啊,如果你的计划,真的行得通的话?!彼底?,‘艳’无双摊摊手,“虽然我不觉得会行得通?!?br />
            “什么计划?”

            ‘艳’无双四下里看了看,笑道,“太坑人的计划,被外人知道,你肯定要完蛋?!?br />
            “呃……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br />
            ‘艳’无双神秘兮兮的看了陆野一眼,说道,“你将天剑留在了通天路上,以天火之威,淬炼天剑一千年!再以元神重生,封印记忆,摆脱天剑对你的元神威压……”

            “等等!你说天剑本体,在通天路上?!”陆野惊问。

            “小声点儿!”‘艳’无双笑道,“自你之后,千余年来,数之不尽的高手飞升失败而死,你不会想被真魔两界群起而杀之的?!?br />
            陆野怔了好大一会儿,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这个‘艳’无双真的是自己的好朋友,没有胡说八道的话……

            如果真魔两界的宗‘门’知道他们的师长飞升失败而死,是因为自己搞的鬼的话……

            “计划能否行得通,还是个未知数?!薄蕖匏鹕硐铝恕病?,“再等等,等你到了金丹,成败应该就能下定论了?!彼底?,她伸了个懒腰,“走,带我参观一下你家?!彼蛋?,就走了出去。

            陆野傻愣愣的呆坐了好久,想到自己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艳’无双,赶紧追了上去。

            ……

            废墟林地之外。

            一个土坡之后,林再使用着偃息之术,偷偷的观察着不远处的那片废墟。

            陆野和‘艳’无双离的很近,似乎在聊些什么开心的事情,林再可以清楚的看到‘艳’无双开心的笑容。

            嘁!

            林再眉头深锁,瘪着嘴巴,‘摸’‘摸’自己的脸,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然后又看看‘艳’无双,心里有些堵得慌。

            蠢货夫君!

            去死吧!

            林再愤然起身,快步走开。

            一边走,一边恶从心生的咒骂着天绝宗。

            真是一群蠢货!

            好歹是个宗‘门’好不好!

            为什么连个蠢货夫君都杀不死!

            还有那个‘艳’无双!

            最是该死!

            殷成那个白痴,你要是没有从天绝宗带回来好多帮手,然后把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的话,本尊就把你剁成‘肉’泥!
        大发彩票官网 | 大发彩票平台 |
      • 渭南市集中开展六个专项整治 2018-09-19
      • 2018成都国色天乡水上乐园夜猫子派对有什么好玩? 2018-09-19
      • 打造“全国红色旅游第一品牌” 2018-09-19
      • 法国举行国庆阅兵仪式 2018-09-19
      • 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揭晓 <隆德县旧志合编>获二等奖 2018-09-19
      • 吉林省失业保险打出惠企惠民政策组合拳 2018-09-19
      • 高中物理——伏安法定理 2018-09-19
      • 七里河区—— “长枪短炮”聚焦“花语小镇” 2018-09-19
      • 中国文明网联盟 哈尔滨站 2018-09-18
      • 孩子吃什么鱼好? 鱼肉怎么做更健康? 2018-09-18
      • 温网:段莹莹/萨斯诺维奇首轮出局 2018-09-18
      • 长租公寓新套路?租户贷款付房租,扣费失败被“强行违约” 2018-09-18
      •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习近平主持会议 2018-09-18
      • 广西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门户网站 2018-09-18
      • “体育+旅游”成就的特色小镇 ——昆明打造温泉国际网球小镇的探索 2018-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