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带只嘤嘤怪 > 第十章 嘤嘤怪初立奇功
            小小的地方,关系错踪复杂,所有人几乎都能扯上亲戚关系。

            林牧进了中药铺,这里还兼任着给人瞧病的诊所功能,店主王医生已经五十多岁,得过小儿麻痹症的样子,十根手指一起扭着没法动,靠着指节夹着笔写字,很是唬人,跟鸡爪似的,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就喊他“鹰爪王”。

            里面正有个病人买药,林牧也不急,趴到柜台上,好奇地瞧着药柜上的标签。

            “鹰爪王”给人拿了药,就笑着走了过来:“怎么着,牧娃子,要买药么?”

            农村无秘密,林牧这几天的变化,在赶集村民的话里,已经为他所知,对林牧也多了层敬意,没像其他小孩那样无视。

            林牧没说心里话:“孙叔,我就是想问问,人家都说爬蚱皮是中药,能卖钱,你这收爬蚱皮么?”

            爬蚱,是当地的土话,其实就是知了的前身。

            鹰爪王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娃子好,都知道挣钱了,爬蚱皮确实有人收,但我这药店暂时还用不上,你存着吧,有空我帮你问问?!?br />
            意料之中的回答,林牧也不气馁,而是转而把话题扯向了巴豆:“对了叔,我前几天看电影,里面动不动就巴豆的坏人肚子的,巴豆是什么豆?跟黄豆一样么?”

            店里没生意,鹰爪王也乐得闲聊,从个药箱里拿出枚巴豆来:“那怎么可能?巴豆跟花椒似的,一般分成四瓣,像是四个豆凑一块了,呵呵,你可别小看这东西,它清理肠气可是好作用,药性……”

            林牧听不得他的滔滔大论,聊了几句,心里就已有定计。

            天色已暗,林牧转身离开,药铺就又陷入了安静。

            鹰爪王饶有趣味地看着林牧离开,望人气色的本能下,感觉林牧对自家的巴豆,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兴趣。

            心里一直想着这事,夜里睡得就浅了些,当鹰爪王夜里听见药房的动静时,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来。

            “该不是林牧这家伙来偷巴豆,想调皮捣蛋吧?”

            但他披上衣服,来到药房后,却又没发现任何异常,门窗紧闭,只有一个透气的小窗开着,那是给自家猫夜里回来用的,进不了人。

            犹不放心,鹰爪王打开“巴豆”药箱,白天特意留意过,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巴豆并没有变少,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回去睡觉。

            这一夜,鹰爪王睡得很是难受。

            或许是内心想着这事的缘故,他每次睡梦里,总是仿佛听到药房声响,急速起床去看,又没什么异常。

            幸亏这个年代,他还用不上监控,否则只要调回电脑一看,就能发现在静谧的药房里,标示着“番泻叶”的药箱,自动地悄然打开,随后又悄悄合上。

            真要是让他瞧见这一幕,估计那十根“鹰爪”都能吓成“九阴白骨爪”了。

            ……

            刘庄街上的建筑,中间是一条石子路,两边是两排二层楼,再外面就是麦田,树木之类。

            在近一百米外的树林里,林牧闭着眼睛,感受着那种奇异的感觉。

            眼前,仿佛出现了第二“观战”视角,看着肉蛋悄摸地飞进药房,甚至感受到肉蛋那兴奋的心情,待到鹰爪王进来,“两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声,趴在药桌上一动不动。

            唯一有些意外的,是肉蛋从“猫洞”里飞出来后,往自己这边赶来的时候,竟然遇到了一只大白猫!

            这猫胡须触动,感受着肉蛋的方位,眼睛一眨不眨,试探地跑过来,疑惑地拿爪子往肉蛋身上摸去。

            “嘤嘤!嘤!”

            肉蛋的寒毛都要炸起来了,往空中猛地一飞,那大白猫却同样往前一扑,把肉蛋扑了个跟前,晕头转向间,这大白猫仿佛找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喵”了一声,把肉蛋当成了球扑腾着玩。

            “嘤!嘤嘤!嘤嘤嘤!”

            肉蛋拼命地往前跑,林牧甚至能感受到它“崩溃、悲愤”的心情,不由得好笑,从地上捡了个石子,瞧准了方位,往着猫这边丢了过来。

            借着大白猫警惕的功夫,肉蛋终于连滚带爬地扑进了林牧怀里。

            “嘤嘤!嘤嘤嘤!”

            林牧好笑地揉了揉它,安慰好它后,就见肉蛋几下翻腾,身体舒展,从身体里“吐”出几片蕃泻叶来。

            林牧小心地收起药片,往着家里赶去。

            内心,却是与肉蛋在进行不可言喻的交流。

            “这玩意真有用?肉蛋你知道剂量?”

            “嘤嘤!”

            “讲真,可别搞错了,这剂量要是太大,我爸还不被我送医院去?”

            “嘤!”

            “肉蛋,你是老中医么?嘿嘿,能不能给我介绍两个补肾的药方?我没事养养鸟,养鸟要从小开始嘛!这样的鸟养出来,才机灵活泼可堪大用……”

            “嘤嘤嘤嘤嘤……”

            一路上,林牧表面安静走路,内心却是一直在与肉蛋交流,这也是白天想事情时,肉蛋突然表现出的能力。

            一路上,夜路静谧,除了偶尔几家狗叫,以及几个偷菜的小孩,林牧再没遇到任何人。

            用“查看地笼”的理由搪塞过林父后,林牧吃了半块凉馒头躺在床上,手抚着胸前的肉蛋,下定了决心。

            仿佛能感觉到林牧的决心,肉蛋飞到林父的肚皮上,一阵蹦哒,仿佛是一个听到点火放鞭炮的小孩,两眼放光。

            正在打着呼噜、胖大肚皮一鼓一鼓,跟头大河马一般的林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史上……

            最坑爹的熊孩子!

            ……

            心里一旦放轻松,心情都好了许多,哪怕第二天地笼的收获不大,林牧依旧满脸是笑。

            现在,只要摸清林父的活动规律就好了!

            从二大爷家抱的一堆木屑末,被林牧放到了一个破塑料盆中,把十几枚葫芦籽放埋进去,浇了些水,又把盆口用塑料皮蒙住,整个盆抱到阳光最好的院子中。

            这是最后能种的一点菜了,墙边洒了丝瓜种,院里黄瓜、西红杮、南瓜以及其他春天的蔬菜,都更是眼看着要发出嫩芽,在林牧每天拔草的精心照顾下,丰收的果实,离自己越来越近。

            几天里,林牧照顾菜园,没事带着江小柔钓黄鳝,多了上刘庄卖,少了就卖给老板娘,时而再去江小柔家,看看林父四人打牌,日子过得飞快。

            四五天后,在村大队玩了几天的林父四人,终于又再一次在金权饭店集合!
      • 《全国跳水冠军赛将开赛 陈艾森等奥运冠军参赛》 2018-06-19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的解释 2018-06-19
      • 娄勤俭寄语新闻界:营造正能量激发新动能 讲好江苏故事 2018-06-19
      • 重庆市城市管理委员会 2018-06-19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8-06-19
      • 阿坝将于6月17日至18日举行“端午祭”系列活动 2018-06-19
      • 《红人馆》专栏精彩汇总 寻找合肥城里有故事的“大人物” 2018-06-19
      • 格鲁吉亚执政党提名新总理人选 2018-06-19
      • 2018云南昆明市部分事业单位(综合口)定向招聘最终报名人数查询 2018-06-18
      •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妇科】网上预约挂号 2018-06-18
      • 临渭区强化政府网站建设推进政务公开工作 2018-06-18
      • 侨务工作研究-2017年NO.5(总第197期) 2018-06-18
      • 小米、乐视电视拆机,背后的真相 2018-06-18
      • 2016真真老老中秋月饼抢先看~ 2018-06-18
      • 拒绝酒驾醉驾大提示,宁县公安交警在行动 2018-06-18